來西湖邊的Mylines情詩酒店找點激情

 

隨著近年來人們對消費生活品質追求的不斷提高以及資本大量持續投入酒店業,作為情侶消費重點之一的“情侶酒店”在國內開始了規模化的發展。然而現有的該類建筑與室內空間,卻經常誤入歧途的采用單一化的場景并堆積大量直白的情趣符號,僅將室內空間局限于想盡辦法滿足顧客“睡”的需求,忽略了情侶住宿“不睡”的有趣體驗。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此類基于人性、身體與行為等人最基本需求的酒店設計,竟然很少被真正的思考與設計過。

 

 

Mylines情詩酒店的室內空間設計旨在重新定義情侶酒店的概念。它位于杭州西湖邊,占地9000平米,建筑面積2200平米,是一個對現有建筑群的室內改造設計項目。其設計并不僅僅服務于刺激,而是要滿足‘輕松、浪漫、釋放、激情’這4個缺一不可的平行需求,讓情侶能在其中回歸本我:33個房間的分類以人的原始欲望為出發點,界定了“自戀、積欲、暴露、幻想、虐待及浪漫”這六種基本的原欲類型。通過外界面、內界面、尺寸大小、平面排布及聲光效果五個變量的控制,實現空間環境對使用者原欲的激發與引導,使其自主的放大與釋放。

 

 

01 原欲之自戀

自戀是人性原欲的本源。在這個原欲空間中,鏡面不再只是供梳妝更衣使用的功能性物件,而是成為環境的必要組成部分。從入口走道的頂面,到貫穿整個空間進深的墻面,鏡面直接以完成面的形式出現;對于床位置頂面的吊飾及窗簾來說,它也取代了傳統材料并一定程度上轉變了物件的屬性。

 

 

而不同維度上的鏡面疊加在無限滿足人們對自我迷戀的基礎上,在感官上放大了空間各方向的尺度,從而改變了使用者的空間感受。吧臺、書桌和作為傳統重點的床結合成一個組合家具,床背就是可供用戶對飲小酌的吧臺,又可做書桌使用,將情侶行為的各個階段通過設計更緊密地結合。

 

 

墻面上的發光字母自拍架及紅色扶手等待用戶去自發地探索他們的使用方式。衛生間除了在洗臺范圍將鏡面在頂面和臺面進行了延伸外,完成面的混凝土材質的使用以及不規則的墻面開洞,試圖去塑造平整細致和粗糙感之間反差。

 

02 原欲之積欲

所謂積欲,就是在這個空間中以情緒和欲望的積累為重點,將傳統酒店房間中居于附屬地位的衛生間及走道部分作為重點來打造,對客房平面布置進行了完全地重組,以此來拉長和豐富積欲的過程。

 

 

空間為情侶分別設立了兩個獨立入口,將原本合為一體的二人刻意分離,各自獨立的走道空間所對應的淋浴、梳妝、更衣等行為一方面帶來層層推進的儀式感,另一方面拉長了用戶對構想中進一步親密接觸的等待時間,帶來強烈而急切的空間探索感。

 

 

從走道開始貫穿整個客房的各個完成面以及家具軟裝都由空間的中線一分為二,白色玫紅的細膩對比灰黑深藍的粗糙,引導出剛柔之間的反差。兩側空間氛圍差異所產生的張力最終營造出情侶間的沖突感,使得雙方在相持和對抗中激發出對另一方的征服欲,從而實現了環境對心理的影響。

 

 

在經歷狹長走道的壓抑后,用戶可以在由舞臺、沙發及床形成的活動序列中釋放自我。而作為序列終點的浴缸則設置于房間盡頭的落地窗邊,通過引入的窗外景色,激發人們在自然中最為本源的欲望。

 

 

03 原欲之暴露

暴露是對于空間透明性研究和探索的一種嘗試,其設計旨在保證情侶活動私密這一基礎屬性的情況下,滿足其內心曝光自身的沖動,并讓其體驗到“被看”的窺視風險所帶來的緊張感。該類房間都被設計在建筑群的邊側,以利于最大限度地增加客房和外部優美景觀環境的接觸面。

 

 

除去入口開門側及沐浴洗漱區域,空間內剩余的兩個連續界面都以落地玻璃的方式向外部完全打開,成為內外交接的視覺重點。沙發、床、吊椅、淋浴間等對應用戶主要活動的空間組成部分沿著兩個主界面依次布置,并通過統一的設計語言保持其延續性,從而使得情侶們無時不處于向外暴露的威脅中。而實際上,落地窗的主界面所采用的單向鏡面膜及紗簾的雙保險則確保了感官上刺激的“暴露”和實際的安全性。

 

 

對于內部空間而言,浴缸成為了一個中心點,洗漱區域形成了一個內界面,一旦同處室內的用戶二人因沐浴等行為稍有分離,處于這一點一面的二人就會自動進入“看”的暴露者和“被看”的窺視者的角色中,在表面的對立中體驗到刺激的互利。

 

04原欲之幻想

思維幻想的達成在于擯棄空間中的冗余而關注自我的本體,所以這個空間的設計通過盡可能塑造出的純凈超現實場景來喚醒使用者深藏心底的幻想。主空間由白色的頂面和地面,以及幾近白色的墻面噴繪營造出無色的極致氛圍。

 

 

作為主空間僅有的兩件家具,床被設計為內嵌式而與地面齊平,床背和矮桌則都采用透明的亞克力材料,以消解家具的體量和減少家具對主空間純潔性的破壞。內嵌式床體所對應的席地而睡的形式,讓用戶可以更完整的以低視角感受周邊環境。

 

 

在白色主空間內,抽象的霧中森林若隱若現,營造一種懸浮于云端俯瞰的既視感;墻邊的燈帶通過異形玻璃在墻面投射出粼粼波光,又讓人感覺好似在水底漫游,這些隱約的光影給主空間的純凈又添加了一絲神秘,去誘發情侶去體驗其行為活動中細微的變化。

 

 

洗漱區域及入口區域有一個連續的玻璃界面隔離,艷麗的紅色和冷靜的藍色以馬賽克的形式在附屬空間的所有界面上蔓延變幻,從而產生比主空間更為直接的心理暗示。

 

05 原欲之虐待

虐待是人的原欲中最本源的一種,此房型的設計通過空間氛圍引發并放大相似經驗帶來的情緒。粗糙的界面、狹小的尺度以及幽暗的光照所形成的整體空間感受讓空間呈現出密室般的不可知屬性。

 

 

繼而空間的前半部分布密集交錯的金屬網架,除了擁有半透隔斷的功能屬性以及方便各種道具的隨處固定使用外,其真正實際的作用是營造出被束縛的壓迫感,從而引發使用者形成受困的無助感。

 

 

密室的不可知性結合束縛中的無助感促使用者產生情緒的大幅波動,使其更快地進入各自的角色并更充分地體驗情緒帶來的快感。作為重點的金屬網架采用金色金屬,以保持空間的整體格調,并避免產生由過度恐懼帶來的不適感。

 

 

相較于前半部分的壓抑,客房的后半部分略顯寬敞,以保證用戶在睡眠的舒適性。迷你吧緊貼床體,讓食色二性相互促進。加寬的床靠、升起的床架不同于普通的床體,意在激發出不普通的情侶活動。

 

06 原欲之浪漫

浪漫是所有情侶所追求的普遍體驗,房型的設計打造出溫馨的環境來增添情侶相處時的趣味性,使人心情愉悅的同時增加了伴侶間的親密感,從而促進荷爾蒙分泌而催生情感的觸發。

 

 

作為文化概念的浪漫自有其約定俗成的環境氛圍,朦朧感及變幻的光影即是浪漫的環境所需要的屬性。房間內的核心回歸到更為常規的床,但又區別于普通的床體增加了床幔紗帳。被紗帳包圍后的床不再是以單件家具的形式出現,而是成了一個富有朦朧感的半密閉空間,外界的朦朧以及空間的收緊正是伴侶間所需的情欲催化。

 

 

紗帳外頂面的光纖燈緩慢地明暗呼吸以及閃爍的燭光共同形成的光影誘人陶醉在早被認知的理想化場景當中。獨立設置的吧臺可供用戶小酌微醺,家庭影院則營造了不受打擾的電影約會體驗,另一方面,客廳式的沙發布置所帶來的家的感覺所包含的溫暖和安全也更容易讓伴侶卸下防備,增強主人意識的投入。

 

項目名稱:Mylines情詩酒店

項目地點:中國 杭州 西湖

項目面積:2200平方米

室內設計:零壹城市建筑事務所(LYCS Architecture)

主要設計團隊:阮昊、祝駿、何昱樓、李楚君、張秋艷、許維卓

參與設計人員:周炫焯、尹詠、林立峰、吳時陽、范笑笑、傅立、張思思、林俊毅、姚沖、王思佳、鄭鑫汝、吳濤、葉天嬌

項目時間:2015-2017

空間攝影:熊偉、吳清山、胡嫻娟

人物攝影:邢超

 

 

轉載須注明: 內容轉載自:靈感日報

本文鏈接地址: 來西湖邊的Mylines情詩酒店找點激情

Post Comment

中国福网老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