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傳教士畫筆下的中國建筑插畫

 

十五世紀地理大發現開始以后,中國逐漸出現在歐洲人的視野中。在十八世紀,富庶廣闊的中國儼然是歐洲人想象中的文明世界。

然而限于遙遠的距離、危險的交通和少量的紙媒,這個文明國度的信息只能依靠遠道而來的使節、商人、傳教士等最初的探險者進行傳播。

可以想象,當時的法國人從中國回到歐洲,給他的同胞們講中國建筑,不啻于今天的航天員回到地球,向我們介紹他剛剛飛過的月球表面環形山。

建筑不是凝固的音樂,而是凝固的社會生活整體。

中國建筑,從工具-磚瓦-墻-照屏-亭子-橋-塔;到住宅的單層-雙層-三層-室內-臺,都能從中看出官員體系與形制規定、看到社會地位與交往禮儀的分寸,看到測統治階層的信仰和理想……

與大家一起分享驚艷世界的中國傳統建筑之美。

 

木工工具

 

磚瓦匠的工具和器具

 

屋頂的琉璃裝飾構件

 

皇帝寢宮或宮殿內的分隔墻

 

宮苑內的園林花墻

 

這種墻可以千變萬化,只要用不同的雕花磚進行裝飾,就可以非常自然。這種墻的好處在于視線通透,可以促進空氣流通,而中國人看重這一點。

 

官員家的照壁

 

太廟前的照壁

 

這一系列的十幅照屏彩畫,并不是為了表達傳統建筑本身的偉大,也不是為了給建筑師什么啟示,也不是為了對新建筑的改進提供借鑒。之所以展示這些,是為了說明中國封建王權是如何將整個社會的地位和身份體系視覺化的。

國家律令規定了每個階層可以擁有的仆從人數,包括開道的和跟隨的人數;規定了車馬和轎輦的形制;根據官階做出了對應衣著的規定;同時對宅院、府邸、宮殿等也都全部做出了規定、限制和層級劃分,不允許出現任何的僭越與奢靡,杜絕了任何可能干擾現有權力秩序的行為。

 

中國亭子

 

中國亭子

中國園林,尤其是帝王園林的宏大規模和空間布局很自然地讓亭子在空間上距離越來越遠,在形式上越來越多樣和具有裝飾特色。我們還是讓那些有好奇心和求知欲的人們去表達中國在這些方面的成就吧,而需要說明的是,盡管這里給出了大量的彩畫,但是距離反映皇家園林里亭子的全貌還相差很遠,只是表其大略。

需要說的有以下三點:一,這些畫面沒有任何夸張或修飾的成分,其中的許多亭子我們都能在皇家園林里找到,它們真的就是圖中表現的樣子;二,是用木材建造的必要性、清漆和顏料的便宜、中國人所追求的遠觀時呈現顯眼鮮亮的品味,導致亭子被裝飾和涂繪成書中展現的樣子;最后一點,只有皇帝可以使用琉璃瓦。

 

建在疊石上的中國亭子

中國人在模仿山中自然山石方面的能力令人贊嘆。他們把石塊搬到園林里,重新堆放組織,形成對自然景觀的整體象征。堆山疊石的過程中做出巖洞、地穴、陡崖、折岸等各種形式。當人爬上堆山高處,會有一所亭子,從亭子中可俯瞰花圃、樹木、流水之間千變萬化的組合。

中國人把這樣的景觀稱為“山水”。他們認為,不是簡單地把山石水木散布在園子里就可以成為園林,中式園林和我們的不一樣,水池河流不是幾何形狀的,相反,他們喜歡的是曲折蜿蜒的河岸,時而平緩時而陡峭,時而整備時而野趣;但為了對他們所模仿出的自然進行美化,他們用亭子裝飾池塘,用小橋點綴水曲,唯一的目的就是視覺審美,至少平民家中是這樣。而在皇家園林里,目之所及的豪華盛大和奢侈靡費的建設,都成為斂財的手段,同時也是獲取各種智力資源的手段。看到建成后的園林,就仿佛看到了建造者在整個帝國內進行的各種征集聚斂。

 

建在水面上的中國亭子

不同的亭子根據被觀賞的位置不同,獲得了新的趣味意義。它們和已有的亭子相比越新異,就越令人賞心悅目。我們在此只展示了五個橋上的亭子,這些橋都是對風景園林中曲折流水的空間劃分,而除此之外的形式也可以出現無盡變化。

 

私家園林中的拱橋

 

私家園林中的連橋

 

為佛或靈骨建的塔

 

為佛或靈骨建的塔

在中國,被稱為“塔”的是指為佛祖或靈骨修建的金字塔形的建筑,一般建在寺廟、浮屠和僧房附近,或是建在城市入口處的高地。不同的塔在形式和層數上差別很大。

歐洲的建筑師們可能覺得這里面沒太多有價值的東西,然而如果我們的學者能在挖掘出一些歐洲中古時期的類似建筑,就可以幫助中國學者發現,這種金字塔形式來自于哪個國家,因為在中國最初的三個朝代中都沒有找到這種形式的遺跡。

 

園林內的宅子

 

園林里的獨立宅子

 

皇宮里面的皇家園林大門

 

兩層房子

如果把普通人的住宅也考慮在內,中國建筑的形式差異就非常大,但仔細研究就會發現這種差異主要是存在于一系列體量、高度、裝飾等的變化中,這是由律法所確定的,不僅王公官員家宅如此,連官府和公共建筑也是一樣。

在巴黎經常可見很多私人豪宅比大公、爵爺和貴族們的宅子更舒適豪華,而無論它們多么引人注目,都不會對權力秩序產生影響,因為貴族王公們要顯示的是階層,而富豪們要顯示的是財富。在中國也是如此。一個百萬富翁會在自家的最后一進院子里起高樓,這不會引人注意,但宅院的正門顯示他的階層,所以他不敢在這里做出任何形制與他身份不相符的建筑。

 

富裕人家的前廳

 

爵爺貝勒的議事廳

想了解中國人如何對室內空間進行劃分、裝飾和家具擺放似乎是比較容易的。光是看他們的建筑平面就可以感覺到中國人的做法和法國非常不同。

為了更好地說明他們的做法,需要先了解一些相關的細節和觀念,包括他們的生活習慣、傳統風俗甚至政治環境,一年四季的不同氣溫,他們的品位、風尚,以及對家具、繪畫、裝飾等藝術的使用方式。

對我們來說,臥室里有一張床已經是非常富裕奢侈的事了,而中國人不會想著有一張更大的床,就像法國人不會想著要在室內放個帶夜壺的圈椅是一樣的。

 

 

大家乍一看,就覺得非常驚訝和好奇。

驚訝,是因為到現在為止,在我們已經看到的中國建筑里,沒有任何元素可以讓人聯想到中國建筑里還能有這樣的存在。

好奇,是因為這些“臺”的高大、美麗和無用的奢華,和之前鼓吹的那些節約的政治要求完全不相符,所以這種特例背后的出現動機就令人好奇。而關于這一點就說來話長了,要從“臺”的最初源頭以及一些古老建筑留下的信息說起。

 

本文來自:領讀文化

 

轉載須注明: 內容轉載自:靈感日報

本文鏈接地址: 法國傳教士畫筆下的中國建筑插畫

Post Comment

中国福网老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