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慢屋·攬清設計酒店 MUNWOOD LAKESIDE by IDO元象建筑

蒼山洱海旁 你在我身邊
這次的夏天和從前不太一樣
單車在經過田野 你輕輕唱……

 

簡介

“慢屋·攬清”項目是IDO元象建筑(Init Design Office)?近兩年在云南大理設計的兩個設計型酒店之一,場地位于葭蓬村洱海畔,是一個基于原有農宅的改擴建項目(改造前300㎡,改造后1000㎡)。從最初草圖至施工結束一共花了兩年半,元象建筑參與了設計建造的全過程:選址策劃、建筑方案及施工圖設計、室內(包含軟裝、家具設計及現場制作)及景觀設計,施工現場等環節進行著全程的把控,目前已經竣工并投入正式營業。

 

 

坐標

慢屋·攬清位于大理洱海環海西路葭蓬村,葭蓬村是環洱海最小的自然村,村莊周圍環繞著獨有的自然景觀—海西濕地:楊柳垂蔭,蘆葦飛絮,水鳥游弋,天藍海清。整個村莊寧靜秀美,五六間小客棧沿濕地岸線散布,慢屋就在其中之一。

 

 

背景

元象建筑在過去多年的實踐中,完成了不少商業項目:大到城市綜合體,小到私人會所。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特別是受制于西部地區整體并不高的甲方素質——很多真正好的想法并未能被實現。我們認為:一個好的建筑必定是多方合力的結果,特別需要一個“好”的甲方。為了能蓋一棟讓建筑師自己滿意的房子,2013年初我們決定“那就自己做一次甲方吧”,于是我們決定“去大理蓋房子”。

 

 

從乙方到甲方,我們遇到了很多新的問題,于是我們鼓動了身邊幾位有同樣追求的好友,來自重慶合信建筑設計院的建筑師以及來自鼓浪嶼慢屋的橙子一起加入到投資建設團隊中,一起成立了慢屋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一群有相同夢想的建筑師一起努力。施工現場需要把控,各種關系需要協調。方案同樣是改了無數輪:只不過這次是給自己改?——?過程中我們意識到“其實作甲方也挺難,很多實際的問題需要面對”。——還好辦法總比問題多,在解決實際問題的同時,我們努力堅持著建筑學的基本準則。

 

 

角色轉換

兩年多時間里,我們的角色既是甲方又是乙方。

  • 精心策劃,從考慮使用者的體驗開始設計:分析酒店客人的使用行為模式,注重使用者的體驗,做到“設計創造價值”
  • 控制造價,強調“適宜的建造策略”:在相對較低的建造成本情況下,以及在大理相對落后的施工技術條件下,用建筑師可以控制的施工方式做出更講究的空間品質。
  • 強調社會責任感:在洱海環路市政管網不健全的背景下,在有限的投資成本下,花數十萬元為項目配置中水系統,污水處理后可作為庭院景觀用水,不向洱海排一滴污水。
  • 建筑師的話語權:建筑師為主導的開發建設,推動項目的建設及運營走向良性,達成使用者、業主及社會多方共贏的結果,而非之前房地產粗放開發時期開發商一味的追求資金回報率的傳統開發模式。
  • 使用后評價對設計的促進:目前客棧已經投入使用近一年,客人的使用反饋作為真實存在的建筑評價,將是我們今后酒店設計改良的依據及動力。

 

 

我們認為這是一種模式的轉變,特別是在當前經濟轉型下,在后房地產時代下,建筑師的角色定位或許可以重新思考?

 

 

堅持

樸素的設計出發點:不做標新立異的建筑,而是一次“當代鄉土”的嘗試,讓建筑真正的屬于這個場地。努力嘗試做到:尊重自然環境與地域人文、注重設計的新舊關系、注重創新,設計創造價值、注重生態策略及環保。

 

 

  • 屬于場地的建筑

布局:控制尺度,將建筑體量化整為零,多個坡屋頂與周圍農宅尺度相呼應。

邊界:石頭圍墻的介入,作為邊界存在,讓客棧與周圍鄰居之關系既有所區別,又有所聯系。

多層次的公共空間設計:創造多層次的的公共空間體驗,從多維度建立建筑與洱海的關系,讓使用者可以各取所需,互不干擾。這個設計最難的是要跨過面前的馬路欣賞前面的洱海水景。建筑與馬路之間的關系很難處理。我們采用了用了一個半下沉的公共空間,來塑造一個雙重的聯系。空間下面通過隔墻低下來的地方,可以建立與水景的心理聯系,空間上面新塑造了一個平臺,建立起與洱海水景更為直接的關系。

 

 

這個平臺用了同建筑主體不同的結構方式(鋼結構),其標高也有所降低,同一樓地面建立起更親近的關系。這個平臺右邊所接的建筑是開敞的,這個動作,一來讓底下上來的流線始終處在寬大的室外感之中,讓二樓更有一種地景感而不是建筑感,二來,從馬路上看,建筑也顯得更加空靈、輕巧,不像周邊房子那樣很實。

 

 

客房設計多樣性:一共13間客房,設計創造價值:每間客房都擁有獨特的景觀,與場地發生了直接的聯系。做了10個不同的房型,創造多樣性的體驗。

 

 

與原有房子之間的關系:新老房子之間的交接設計得比較自然,在結構處理和空間功能處理上都很直接,在形態上也有延續。

 

 

  • 關注現代建造與傳統之關系

低技作為策略:在造價及當地施工條件限制下,選擇了相對常規化的結構和營造體系,具有普適性。

傳統材料的當代表達:關注現代建造與傳統之關系,在框架系統下用石頭墻砌筑界面(當地工匠的一種成熟做法),用質樸材營造客房度假氛圍。

 

 

舊物再利用:家具陳設使用當地拆除的老木房梁改制,體現了時間的痕跡與一種在地狀態。植物與生活:水院院心種植著百年的古茶樹,摘下來的葉就可以在火塘烤制。院子里的石榴,梅子,李子樹的果實都會泡制成酒,那應該是到達時的歡迎飲料。后院有一塊菜地,摘下來的葉就可以端上早餐餐桌。設計師意圖向使用者傳遞簡單、質樸的生活理念。

 

 

  • 生態策略與綠色環保:

除了“在地性”,我們還強調作為建筑師的社會責任感。使用太陽能熱水系統,充分利用當地氣候優勢。花6位數設置10噸級的中水處理系統(在大理環海路市政排污管網不健全的背景下),為的是“不向洱海排一滴污水”,自凈回用作為景觀用水,以負責的態度表達著對自然環境的熱愛:并且在客棧主入口設置了中水系統的展示窗口,以便客人傳遞環保設計理念。

 

 

  • 遺憾與驚喜

原設計為單坡屋頂(模型照片),希望是一個更現代性傾向的新鄉土建筑,后來在施工過程中遇突發的風貌控制,只有改為雙坡屋頂,略顯遺憾。驚喜的是客房內部在雙坡屋頂的框景下,與湖景共同構成更為精神性的空間,這點是我們在改方案時未曾想象的。

 

 

攝影:存在建筑

 

 

 

 

 

 

 

 

 

轉載須注明: 內容轉載自:靈感日報

本文鏈接地址: 大理慢屋·攬清設計酒店 MUNWOOD LAKESIDE by IDO元象建筑

One Comment - Write a Comment

Post Comment

中国福网老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