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新市立博物館 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 by Benthem Crouwel Architects

果斷的在新與舊之間劃清界限,是阿姆斯特丹這座歷史悠久卻民性開放的城市的選擇,以下文字來自:專筑網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因其值得稱道的當代藝術藏品而世界聞名。盡管其藏品在這個領域與國際頂級博物館相當,建筑本身卻是過時的。在阿姆斯特丹Museumplein(博物館廣場)的位置除了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還有梵高博物館和音樂廳,這使得在所有選擇中最佳方案莫過于回到這個頂級博物館,完成其改建和擴建。

博物館現有建筑由市政建筑師A.W. Weismann于1895年設計,以其宏偉的樓梯間,大房間與自然采光聞名。根據前博物館館長威廉桑德伯格(1945 – 1962)對整個博物館的介紹,這些優點以及白色的使用一直留存在建筑師Benthem Crouwel Architects的設計中。新的擴建并不要求更多的相同點,而是增添更多類別和展覽的新機會。舊建筑與新形式合為一體。無論是展覽還是流線,都避免了在新舊之間做出取舍。擴建并不是次要的或現有建筑旁的一座十分不同的展館,而是一個綜合的增建部分。新建筑與老建筑的對比在外立面十分明顯,在博物館內部幾乎注意不到從新建筑漫步到舊房子。

之前的入口并不適合作為公共入口——帶有所有相關功能維護。通過保持現有建筑的優勢,在現有的建筑內創造一個21世紀博物館是不可能滿足所有新的部分和公共功能的。這一限制明顯將新博物館朝向了Museumplein的方向。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是第一個真正在Museumplein上開了入口的博物館。為確保Museumplein有足夠的空間而不會過度建設,同時被作為南側一個合適的入口廣場,建筑朝向被旋轉以實現最佳利用。新入口無縫地融入對稱建筑和擴建部分的現有中央入口。通過部分減少增建部分的體量并部分埋入地下,現有建筑仍幾乎不變并完全可見。

新入口的所有公共功能諸如入口處辦公桌、知識中心、博物館商店和餐廳都位于寬敞、開放、透明的空間,在這里廣場地板一直延續到現有建筑外。廣場成為建筑的一部分,正如它是Museumplein的一部分。廣場上方到建筑之間的翼形懸挑屋頂在石框架的高度上,強化了廣場到建筑開放式的過渡,并徹底消去了任何找不到入口的可能性。光滑的白色體量也被稱為“浴缸”,采用了纖維復合材料。建筑典型的形式通過將外立面緊密圍繞內部功能而出現。增加的突出屋頂是為了遮陽防雨。在舊建筑的背景下,屋頂下的大體量賦予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的新的強大形象。

游客可以從入口通過不同流線經過建筑。路線可由程序控制,但在每個方向并不是強制性的。因此可以通過不同路線直接走到舊建筑。紀念性的樓梯被保留下來,并在流線中繼續發揮重要功能。新入口大廳也有通過它的流線。寬敞閣樓中的大樓梯提供了流線中俯瞰較低的陳列室視野。廣場下的空間包含±1100 m2的大展廳。

從建筑最低層可以到達一個漂浮的新展廳層。通過封閉黃色管道中的兩個自動扶梯,直接通過新入口大廳的兩個展區被連接在一起。游客因此穿越了入口區域而未離開展覽路線,同時未受到公共功能的影響:游客可以繼續沉浸在博物館的氛圍。漂浮體量中的展廳直接連接到舊建筑的榮譽大廳,使得流線首尾相接完成。通過各種類型的空間,新博物館形成了具有豐富體驗與展覽的機會。現存建筑將——未動——完整地被尊重,同時在與新建筑的同一屋檐下獲得新生,以及Museumplein的新流線。

Post Comment

中国福网老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