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克里里琴大師 Jake Shimabukuro

1976年11月出生于夏威夷州檀香山的Jake Shimabukuro,受母親的影響4歲開始接觸尤克里里,高中時組建“Pure Heart(純潔的心)”樂隊,第一張專輯便獲得有夏威夷格萊美獎之稱的NA HOKU HANOHANO AWARDS的新人獎、最佳專輯獎等四項大獎。他對尤克里里的彈奏表現力進行了劃時代的開發,引領起一股尤克里里熱潮,并成為第一個走向世界的尤克里里藝術家。

 

 

Jake Shimabukuro的個人網站有人將他與Les Paul相提并論。爵士音樂人Les Paul是現代電吉他之父,搖滾音樂史上最著名的一款吉他正是以他的名字命名,2008年被有滾音樂名人堂授予“美國音樂大師”稱號,其表演以快速的吉他Riff而著名。
也有人贊他能與Bella Fleck比肩。Bella Fleck是世界公認最具創新性和高超演奏技巧的班卓琴大師,曾獲得20次格萊美獎提名,九次獲獎,獎項涉及現代爵士、流行樂器曲、世界音樂、新約、現代古典、鄉村樂器曲、現代民謠、藍草、作曲等眾多音樂領域。

 

 

還有人期待他成為又一個Ravi Shankar,后者將印度西塔揚琴帶到了歐美乃至世界的音樂舞臺上。但杰克否認美國音樂雜志冠給他的這一稱號:世界上第一個尤克里里教父,他稱自己僅僅是一個“尤克里里的鐵桿粉絲”,并把今日所取得的所有成功都歸結于他的這個“偶像”。在他的網站主頁上,有一條最醒目的標題,也是杰克始終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如果每個人都來彈奏尤克里里,世界一定會更美好”。

 

 

和很多當代音樂家一樣,杰克的一炮而紅有賴于網絡。盡管他之前已經在夏威夷和日本小有名氣,但直到2006年一段他彈奏尤克里里的視頻在YouTube上被瘋狂點擊、轉載,他才真正走入大眾的視野。在那段視頻里,他坐在公園的一塊假山巖石上彈奏改編自夏威夷經典曲目的《While My Guitar Gentle Weeps(當我的吉他溫柔嘆息)》,展示了他令人目眩的掃弦技術。在手指的急速翻飛中,音符不僅毫不急促雜亂,而且每個和弦、每個聲部都如工筆畫般清晰地展現出來,留給人回味無窮的享受。

 

 

但如果僅僅是高超的演奏技巧,當然不足以將杰克推至如此高的地位。他更重要的成就是對這個小島樂器演奏能力的令人瞠目結舌的拓展。作為第五代日本移民后裔,他首先一直致力于將日本音樂融入自己的表演中。比如他的成名曲《當我的吉他溫柔嘆息》,就是以日本民間音樂音階為引子導出主旋律,接著在對主題地不斷重復中,逐漸通過對和弦的豐富來提高演奏情緒。在音樂高潮中,全部和弦聲部齊發,杰克通過不斷加速掃弦將情緒提升至頂點,然后突然回落至初始的安靜狀態結束全曲,層次異常鮮明,細節嚴謹考究:這正是日本現代音樂的重要特點:對音符的刻畫十分細致,力求做到每一個音符和細節都清晰呈現。

 

 

除了日本音樂,杰克也在不斷證明尤克里里的演奏風格適合所有類型歌曲。他嘗試改編各種不同風格的名曲,從西班牙舞曲到美國鄉村音樂,從古典芭蕾到重金屬搖滾。他甚至能用尤克里里的四根琴弦逼真地模仿出吉他、鋼琴、小提琴、豎琴等多種樂器的音色,仿佛這區區四根弦果真能包容天下音樂!

 

 

而這神奇的一幕最初僅僅來源于一個孩子的天真信念和他對手中樂器的無限熱愛:他只是單純地相信,這個不起眼的玩具般的小東西一定能在世界樂壇上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在他30歲的時候,他做到了這一點。

 

 

以下是對Jake Shimabukuro的一段訪談的譯文(本文文字來自:ukulelecn.com)

問:你怎么看人們稱你為“尤克里里教父”?
答:唔,從來沒人當面這么說過我。我只是一個尤克里里的鐵桿粉絲而已!

問:相比于其他樂器,尤克里里有什么特點?
答:我不知道怎么明確表達,但尤克里里是一種可以讓人微笑的樂器。當你撥動琴弦時,它就立刻讓你的心情明亮起來,變得更快樂、更健康。

 

 

問:你有想過自己會獲得如此大的名聲嗎?
答:當我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從來沒有一個尤克里里獨奏者可以在全球巡回表演。我也從來不曾奢望過這樣的事情。我只是因為熱愛手里的這把樂器和它帶給我的生命時光,如此而已。

問:哪些音樂家對你影響很大?你從他們那里學到了什么?
答:實際上,對我影響最大的人是李小龍和脫口秀藝人Bill Cosby。李小龍不是一個音樂家,但他毫無疑問是一個藝術家。他認為練武的人不應該將自己局限于任何一種流派,因為武術只是人類表達自己的另一種方式,我常想,如果李小龍彈尤克里里,他會怎么做呢?李小龍的哲學可以應用到各種藝術形式上,包括音樂、舞蹈、烹飪和體育。而Bill Cosby的個人脫口秀表演給了我最初的信心,我也可以像他一樣擁有自己一個人的舞臺,

 

 

問:你現在每年有多少場演出呢?你能描述一下自己的生活狀況嗎?
答:我一年大約在世界各地表演100場。我非常喜歡巡回演出,因為我可以接觸到世界的不同文化,吃到各種各樣的美食,我也算個吃貨吧。如果有演出的話,那么我的一天就從登機開始,然后入住酒店,樂器調試,到演出場地進行彩排,盡我最大的努力用音樂與每一個觀眾交流,并且表達我自己。如果沒有演出,我通常都在練琴或者釣魚。

問:你的曲子全部都是自己作曲嗎?你如何尋找創作靈感?
答:我喜歡作曲,也喜歡通過反復聆聽老的經典旋律來重新組合出新東西。我的很多靈感都在于生活中的各種聲音,不僅僅是音樂家,而且是普通人的聲音。人聲是最有魅力的樂器。

 

 

問:你童年學習尤克里里時有什么難忘的事情嗎?
答:我從四歲開始學習尤克里里,我媽媽是我的第一個老師。留在我腦海里最深刻的印象是我和她坐在地板上,她慢慢地教我最基本的和弦。


問:彈奏尤克里里最困難的部分是什么?
答:實際上,尤克里里是一種非常簡單的樂器,即使你從未彈奏過任何樂器,也可以只用五分鐘就學會一首曲子。

 

問:在你通過Youtube成名之前,作為一個自由音樂人,你是不是有過比較困難的日子?在網上成名后,你的生活有了怎樣的改變?
答:在我的視頻《當我的吉他溫柔嘆息》在Youtube上風靡之前,我絕大多數時間都只在夏威夷表演,偶爾也會去日本。日本有很多人喜歡夏威夷文化,所以尤克里里在那里一直是一種比較流行的樂器。我珍惜每一次舞臺表演的機會——無論是在一間小咖啡館或者在一座大音樂廳。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我從來沒有奢望我能過上今天這樣的生活,像這樣全心全意做自己最熱愛的事情,過去根本沒有尤克里里演奏者能在各地巡演的。Youtube改變了我的命運——我將永遠感謝那些看見我的視頻、向其他人推薦我的視頻的人。我因此得到了很多難以置信的表演經歷,比如在英國為伊麗莎白女王表演,以及和眾多杰出的音樂家,如馬友友、貝特?邁德爾、辛迪?勞帕、貝拉?弗萊克和吉米?巴菲特等等一起表演。



問:你和這么多音樂家合作過,你對他們有什么評價?或者有什么有趣的合作經歷?
答:當我和馬友友一起合錄他的《Joy and Peace》專輯時,我非常非常緊張。他是我最喜歡的古典音樂家之一,所以能夠坐在他身邊與他一起表演是我莫大的榮幸。



問:實際上你的出道算是很順利的,第一個專輯就贏得了Na Hoku Hanohano四項大獎,你能形容一下當時的情形嗎?
答:“Pure Heart”是我參加的第一個樂隊,那時候我還是個高中生,我們就是一幫熱愛音樂的朋友,很想一起表演,于是就組成了這個樂隊。我們為很多婚禮、生日宴會和畢業慶典演出過,那是一段非常有趣的時光。


問:你的演奏有個最大的神奇之處,就是你可以用尤克里里僅有的四根弦逼真地模擬出吉他、鋼琴、小提琴等等數種復雜樂器的音質和音色,你是怎么想到如此表演的?
答:我是一個樂器博愛者,包括鋼琴、吉他、日本十三弦古箏、豎琴、貝斯等等。當我寫歌時,腦海中常常會出現不同樂器的獨特聲音,于是我就開始慢慢嘗試著用尤克里里來模仿那些樂器的聲音。尤克里里只有四根弦,所以要用它來表現如此豐富多彩的樂聲的確是個挑戰,秘訣就是不斷地練習、思考、嘗試。有時候能夠模仿得很好,但有時候也不成功,但無論如何,這種模仿是很有樂趣的過程,能夠給我帶來更多的創新想法。

 


問:你精湛的掃弦技巧十分有名,你覺得觀眾會更關注你的手指動作而甚于你的音樂嗎?
答:所有這些都是相互關聯的——如果你刻意地先演奏一曲慢歌,再緊接著表演一首快歌,那的確會更加突出后者的速度。但對于我來說,我不會這么做,我喜歡將各種節奏混合在一起,從最舒緩的芭蕾到最勁爆的搖滾,我只追求彈奏的快感和樂趣。


問:每次登臺表演前你會緊張嗎?你是如何克服這種緊張的?
答:登臺前我總是會有些緊張,但當我開始彈奏第一首曲子,緊張感就立刻消失了,我開始享受一段愉快的時光。我喜歡和音樂融為一體,到達所謂的渾然忘我的境地。

(購買Jake Shimabukuro資料包加微信:ideamsger)



問:至今為止你為不少電影都錄制了配樂,你覺得電影配樂和舞臺表演有什么區別?
答:我喜歡在舞臺上表演,因為我喜歡和觀眾的互動,喜歡現場的那種能量。在錄音棚錄制音樂或者為電影配樂對我來說是截然不同的體驗,這時候我能夠靜下心來,用心地將每一個細節做到盡善盡美。總的來說,兩種形式的演奏我都很喜歡——實際上,我幾乎能從所有的體驗中學到新東西。


問:作為“Music is Good Medicine(音樂是良藥)”公益協會的主要成員,你一般有哪些公益表演?當你為孩子和病人表演時,你如何選擇曲目?
答:我通常都在學校、醫院和其他公益活動的現場表演。我總是努力選擇能讓我和聽眾更好溝通的曲目,那些我覺得聽眾們能夠理解并產生共鳴的曲子。比如,如果給年輕學生表演,我就會演奏一些像阿黛拉的《Rolling In The Deep》這樣的當代流行音樂。如果給醫院里上年紀的病號表演,我就會選擇像《Misty》或《Over The Rainbow》這類經典爵士樂或古典音樂。對于其他一半的場合,像輕快柔情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和《Bohemian Rhapsody》都能引來不錯的反響。


問:因為你的表演,在美國和世界很多地方都刮起了尤克里里風,你對新學者有什么建議嗎?
答:最好的建議就是:彈奏時請保持愉悅。音樂應該讓人快樂,而不是讓人感到壓力。不要把它想成練習,而要想成玩耍。


問:你有計劃到中國表演嗎?
答:兩年前我曾經在香港表演,那是一段很棒的體驗,每個人都如此友善,食物好吃得要命!我希望將來能到中國的不同地方旅行和表演。?

 

 

轉載須注明: 內容轉載自:靈感日報

本文鏈接地址: 尤克里里琴大師 Jake Shimabukuro

One Comment - Write a Comment

Post Comment

中国福网老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