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藝術被轉換成建筑 Famous works of art transformed into buildings by Federico Babina

Federico Babina又出新作啦!

意大利建筑師和插畫家Federico Babina將蒙特里安、安迪·沃霍爾、達明·赫斯特、杜尚、畢加索、薩爾瓦多·達利、米羅等著名藝術家的畫作以建筑的形式進行了有趣解讀,詮釋藝術與建筑的關系。這一系列被命名為Archist的畫作共共27幅。

在一些最具識別性的作品之中,Roy Lichtenstein的漫畫風格和塊狀顏色主題被用在了一棟架空的現代風格住宅上。

 

Babina研究了建筑和藝術之間的象征性,以及它們之間的關系。他說:“建筑和藝術是相互對話且有交叉的學科,建筑的定義和功能一直在隨著現代藝術的發展而變化。”

 

Babina試圖去想象達利設計的房子或者米羅設計的博物館會是什么樣子。“一個雕塑就像一個微建筑,一個立面就像一張布面油畫,一棟房子也能出自一位熟練的雕塑家之手。”

 

建筑、雕塑和繪畫之間是互補的,并相互影響,以同步的軌道發展。建筑、藝術和雕塑從來都是緊密相連的,我們也能找到很多的關于繪畫和雕塑對建筑設計直接影響的例子。我們經常能發現建筑形式背后隱藏的藝術,或者從一張畫里看到建筑的幾何形式。我們無法想象藝術的歷史是從建筑而來。

我樂于去發現平行宇宙中隱藏的建筑,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插畫的創作幫助我去探索另一種的語言。這些畫作代表著一個用筆刷去涂抹出建筑形象的幻想世界。(文字來自:UED雜志)

安迪·沃霍爾的瑪麗蓮·夢露頭像裝飾亮色的房間,坎貝爾番茄罐頭擱在方形的建筑頂部。↑↑

 

達明·赫斯特2005年的作品上帝的憤怒是一個充滿甲醛的鯊魚和他的彩色斑點米奇,給現代建筑賦予了生機。↑↑

折衷主義和無序排列的形狀組成了畢加索式建筑,也反映了藝術家對立體主義的涉獵。↑↑

米羅的舞者變成了一個廣場建筑,并賦予圓形和方形的窗戶,并以深藍色結尾。↑↑

薩爾瓦多·達利的變形的超現實主義的形狀用木條高高支起,并用Babina的方式用眼睛和鼻孔替代窗戶。↑↑

杜尚的建筑,利用了藝術家的自行車輪的作品形象,將它解讀成一個滑輪系統,與達達主義的噴泉便池相對。↑↑

One Comment - Write a Comment

Post Comment

中国福网老时时